English

B.M.

第二篇
葡萄樹 (二)
住在葡萄樹裏

      我們的總題乃是『葡萄樹與燈臺』。葡萄樹表徵三一神作為一個生機體。燈臺表 徵三一神具體化並得著彰顯。藉著葡萄樹和燈臺,三一神與信徒成為一。在第一篇信息裏,我們看見真葡萄樹是宇宙的意義。若沒有葡萄樹,這宇宙就沒有意義。我們也看見,人生的意義乃是住在並活在葡萄樹裏。我們的生活就是我們存在的總和。在本篇信息裏,我們要來看『住在葡萄樹裏』。

      就如已過一篇信息所強調的,此次的特會乃是專注於經歷—活在葡萄樹裏實際的經歷。弟兄幫助我們看見兩件事。第一就是關乎真葡萄樹。主說,『我是真葡萄樹。』(約十五1下。)基督是真葡萄樹。葡萄樹是三一神的生機體。父是源頭,子是中心,靈是實際。實際的靈在葡萄樹裏湧流。當我們活在這真葡萄樹裏,我們就活在神 聖的實際裏;在這裏面,所有屬靈的事物都是真實的。葡萄樹是惟一的實際。葡萄樹之外的一切都不真實。使徒約翰的經歷告訴我們,當我們活在神聖的實際裏,在真葡 萄樹裏,它使我們成為一個真實的人,一個真正、真誠、誠實、並誠懇的人。當我們住在神聖的實際裏,我們就活一個真實的生活。向著神向著人,我們都是這樣活。向著父神,我們在靈和真實裏敬拜祂。神恨惡虛假的敬拜和假冒偽善。向著人,使徒約翰在約翰二書一節裏有美妙的詮釋。他說,『我真實所愛的。』他以神作為他的愛來愛聖徒,這愛是如此的真實,真誠且誠懇。這愛是真的,不是刻意試著去愛人。約翰是這樣的人,因他活在真葡萄樹裏。在約翰一書五章二十節裏他甚至說到神是那位真實的。

      現在,我們可以看見真葡萄樹的意義。葡萄樹是一個活在神聖實際構成的生機體;在這生機體裏,一切都是真實的、真的、真誠的且誠懇的。有兩件東西是不存在於真葡萄樹裏的。第一就是政治,耍政治或外交手腕。神憎惡這個。在詩篇五十一篇六節裏,大衛曉得神要我們內裏的所是是真實的、是真的。第二件不能存在於葡萄樹裏的東西乃是文化。文化是不真的。在這生機體裏基督是一切,基督也是每一個人。這就是神聖的實際。

      另一方面:葡萄樹也是一個人位;它不是一棵植物,一件東西,而是一個人位。真葡萄樹就是基督自己。葡萄樹即是一個美妙的人位,我們活在葡萄樹裏更是一件非常個人的事。住在葡萄樹裏就是活在另一個人位裏。這不是一種宗教的實行,這只有在神聖奧秘的範圍裏纔可能發生的。住在葡萄樹裏是非常個人且情深的事。以羅曼史來說,枝子親吻葡萄樹。這是在愛裏生命的聯結。

我們藉著活在調和的靈裏而住在葡萄樹裏

      作為葡萄樹的枝子,我們需要住在葡萄樹裏。住在葡萄樹裏面不僅是聯合的問題,也是交通的問題。與主交通意思是我們與祂之間有生命的流通,互相有分及彼此 享受。我們住在作為葡萄樹的基督裏在於我們看見一個清楚的異象—我們是葡萄樹上的枝子;一旦我們看見我們是葡萄樹上的枝子,我們就需要維持我們與主之間的交通。我們需要承認,我們非常容易失去與主的交通。當我們在路上駕駛時,我們享受主,與祂有交通。但當有人超車時,我們就有所反應而不再留在交通裏。因此,我們需要恢復並維持這個交通。約翰一書給我們看見,維持交通的路乃是行在光中,承認一切我們所知道的罪,彼此相愛,以及不愛世界。我們都有失敗,但要恢復並維持與 主的交通並不是難事。

      住在主裏面乃是與祂成為一靈,也就是活在調和的靈裏。我們藉著活在調和的靈裏而住在葡萄樹裏。這是個人的。林前六章十七節說,『但與主聯合 的,便是與主成為一靈。』。『一靈』這辭指明是靈的主與我們的靈調和。『靈』,即是我們的靈與主的靈調和成為一靈,是主的靈,也是我們的靈。調和的靈不僅 是我們重生的靈,調和的靈是我們的靈加上主的靈。在我們的最深處,我們與主的靈 是一。活在調和的靈裏不僅是活在我們的靈裏,也是活在主的靈裏。主的靈就在我們的靈裏。主的靈就是真葡萄樹;我們的靈就是我們這些枝子。我們一切屬靈的經歷,就如我們與主的交通,向主的禱告,與主的同活,都是在這調和的靈裏。我們得幫助,不要把心理作用與屬靈的經歷混淆了。當我們有心理作用,我們其實在經歷我們的己,我們自己的感覺。這不是屬靈的。聖徒們,所有屬靈的經歷都在調和的靈裏。因此,我們需曉得靈與魂的區別。

      凡神所要作的,或祂所要完成的,都與調和的靈有關。主是在調和的靈裏行動。 祂在調和的靈裏給我們感覺。除了顧到這個感覺,向主敞開,尋求主並求問主,我們沒有其他的路來認識神所要作的。這就是照著神在調和的靈裏所作的而活。

我們需要學習作為在葡萄樹上之枝子的禱告

      此外,我們需要學習作為在葡萄樹上之枝子的禱告。約翰十五章七節說,『你們若 住在我裏面,我的話也住在你們裏面,凡你們所願意的,祈求就給你們成就。』我們住在主裏面,祂的話就住在我們裏面,這些話就使我們對神所要的有深刻的印象。然後 在我們與祂的交通裏,我們就會要神所要的,求神所渴望的。這樣的禱告限制我們不在自私的方式裏禱告並釋放我們在主的聯結裏禱告。神所願意的正是我們所願意的; 神所渴望的正是我們所渇望的;神所想要的正是我們所想要的。

      當枝子在葡萄樹裏禱告,他們的禱告就表達葡萄樹的心願,結果就帶進有效的禱告。當我們住在主裏面,祂的話也住在我們裏面,在我們裏面就有一個出自祂的話的心願。我們摸著了神的感覺,知道了神的意思,我們裏頭自然就有神的心願。神的心願 就成了我們的心願,神所願意的正是我們所願意的;而我們就照著這心願禱告。主會 答應這種的禱告,因為這是出自於我們住在主裏面以及祂的話住在我們裏面的結果。

當我們住在作葡萄樹的基督裏,我們就有召會的生活

      召會生活有別於在公會裏聚會。召會生活是一種生活,一種我們天天接觸聖徒的 生活。因此,我們需要省察自己究竟有多少召會生活。第一件事就是:我們的召會生活 是否在調和的靈裏。惟有活在調和的靈裏—在作為賜生命之靈的基督與我們的靈的調和裏,我們纔能過召會生活。

      不僅如此,召會生活也是我們與葡萄樹是一的 生活。在葡萄樹裏,枝子彼此是一。保羅寫信給腓立比的聖徒時,他發現兩位姊妹枝子不一。保羅因著 這兩個枝子不一而受苦。然而,作為一個有智慧的 弟兄,他沒有意思要解決她們的問題。反之,他勸勉 她們在主裏,就是在葡萄樹裏,思念相同的事。

      召會生活,身體生活,乃是彼此相愛的生活;我們需要在基督的生命裏、基督的愛裏、基督的託付裏彼此相愛。我們都需要花時間在葡萄樹裏。當我們活在葡萄樹裏,我們就摸著主的愛。

      至終,我們藉著住在基督裏過召會生活就有分於同作枝子者之間美好的交通。 這是美好的交通。如果有弟兄或姊妹沒有真正敞開交通,這的確是件令人傷痛的事。我們無法強迫人交通,我們沒有『交通警察』。我們不需要週週呈上表格,報告我們有 多少交通。事實上,許多關乎我們生活上的事是個人的,我們無須講說;然而,許多事的確是身體的事,譬如:如何照顧我們的健康。我們無法輕率的過生活,說,『我是自由 的。』我們是基督身體上的肢體,所以我們的健康也是身體的事。

      弟兄尋求交通是一件甜美的事,因為所有枝子的內裏生命乃是一個;這生命該 不斷的流遍所有的枝子。這樣,一切就在生命的流裏,在生命的光中;在此沒有人控制,沒有人發表意見;一切都是真實的。交通也含示信徒之間相互的流通。如果有人違 反這個相互的流通,所有在葡萄樹裏的人將受苦,因為這個流通受了阻礙。我們不是 為著對錯或是意見。我們乃是為著這個在彼此互相裏甜蜜的生命的流通。

      弟兄姊妹,我們實際上有多少召會生活乃在於我們有多少交通。交通乃是召會生活的實際。假若我們在人生裏作一個重大的決策,但我們不交通,反而對自己說,『這是我個人、私下的生活,』那麼在這事上,我們沒有活在基督身體裏的實際;同時其他人也會覺得如此。他們會受苦不是因著他們的意見,而是因著這交通受了影響。因此,神聖的交通乃是活在基督身體裏的實際。所有的地方召會乃是一個身體,在這個身體裏有神聖生命的循環;在身體裏神聖生命的循環使眾肢體成為一。

結語

      我們已經看見,葡萄樹的異象以及我們是葡萄樹裏的枝子的異象。作為葡萄樹裏的枝子,我們活在葡萄樹裏。這不是一個概念,而是在我們調和的靈裏實際的經歷。如此一來,我們纔能有效的禱告並活在召會生活的實際裏。願我們竭力的活出這樣的實 際,為著神的彰顯。

HTML Comment Box is loading comments...